keso说

中国用户是有骨气的,很多出色的开源操作系统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们不光热爱微软的Windows,还热爱微软的 Office,微软的IE。我们热爱微软,所以我们不给微软的竞争对手任何机会,你的产品再好,我就是不用。我们万众一心,牢牢地替微软把守着市场占有率的阵地。让Linux走开,让金山转型做游戏,让所有超越的梦想慢慢枯竭而死。不用谢我们,这都是一名粉丝应该做的。

其实,粉丝与粉丝还是不一样的,只要掌握了一小撮粉丝,所有的粉丝就会永远像现在“早已丧失了选择的能力“而“爱微软”。

还是让Steve Balmer亲自告诉大家这一群粉丝是谁吧,请看大屏幕:

Developer,软件开发者。只要他们还在开发只在Windows上运行的软件(股票客户端,图片编辑,即时通讯,在线银行服务… 所有工作的挣钱的管钱的打发时间的),那么大部分的用户还是要使用Windows不可。究其根源,与爱无关,与盗版无关,这是依赖。要让大众有更多的选择,首先就要让开发者提供相应的选择。 在大陆,很遗憾,大部分的程序员还是离不开Windows,即使开发语言是跨平台的Java,PHP等,他们还是要在Windows上编程和测试。

哦,对了,他们学习起步的教材的编纂者们,他们的老师们,恐怕也多是粉丝,而且还有言传身教盗版的粉丝

不改变软件开发者们对Windows的依赖,就算半年微软后把黑屏改成每俩小时重启一次,粉丝们的爱还是爱不完的。即使Windows最后彻底不让用了,他们也会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的老Brooks一样,恢复自由身后,还是在墙上刻上“粉丝曾经在这里”,然后踢倒脚下的凳子,吊死自己,如Brooks的狱友,Morgan Freeman扮演的Red的一句台词: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em, then you get used to ‘em. Enough time passes,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