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后的记录和评论有很多,有人说失败,有人说尴尬,有人只待了半天,有人根本不想来,有人认为这种网人的聚会根本没有意义,也有说这年会是个失败的项目管理。

没有什么能够让每个人都满意都高兴,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不满意不高兴的人不说话,也许除了前不久的那个会。

大多数的意见都是在各自的blog上说的,能有多样的反馈,及时出现轻松找到,正是blog的力量和blog带来的更丰富对话的魅力 – Amen.

来了,参与了,有收获就好。每个参会的人从年会带走的都不一样,我知道有人可能回去就开始动手写个在线杀人的网站。于鹏飞建议年会的形式或者部分时间段的形式可以考虑参照MIDI音乐节的组织形式,小众的,分散的,spontaneous的,self-emergent的,这是个好主意,也许明年亲自去体验看看?

会场关闭,年会结束,欣欣有些忧伤,在我看来,年会结束只是 the end of begining,年会上的话题没能继续下去或者仍然停留在小圈子的回音室里,那才算是失败。

P.S. 这回从福州去的朋友多了不少,可是除了跟Avenger聊了一会儿以外,还没机会多沟通,争取在福州找机会聚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