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学习的王佩几天前给学英语的朋友们提点建议,正好这段时间想写写一些关于程序员学英语的想法,趁这机会也说一点儿。

我赞成王佩的建议,但觉得这些建议有点理想化。比如他说一些人“通晓好几国语言,但跟他们聊天却无比沉闷和无趣,因为他们既背不出歌德的诗,也说不 出莎士比亚的台词。他们用的最多的单词就是FUCK。”,自己对号入座一下,除了通晓几国外语外,都很符合,赶紧先惭愧一下。王佩的意思当然是语言要学习 和使用优雅的一面。但用词,还是要看语境和环境,更重要的是表达的subsance,或者说内容。《Good Will Hunting》算是脏话频率极高的电影吧,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相反,中央电视台英语节目主持人给星巴克高层的英文信倒是一个how one can be fucking rude without saying the word “fuck” or its deritives at all的典型例子。

另外,只会说fuck常常是词汇量贫乏的症状,未必就一定是粗鲁或者进化不完整。比如上一段落的的英文句子我们可以换个字面上不那么粗鲁的评论:a pathetic attempt to demonstrate one’s ignorance。

单词的发音…买糕的,don’t get me started, 兄弟我在南洋求学的时候,[此处省略317字......] 总之各个使用英语的国家和地区的发音,习惯用法都不一样。参考国际音标当然是应该的,如果语言学习环境好的话也大不必捧之为圣经。我们说一个人说得地道,就一定是指某地某道(清朝行政区域划分单位)的语言。大山说得再标准,也还是不地道,一听就知道是老外,说话跟央视主持人似的。你愿意说得更标准呢还是更地道呢?

再举个用法上的例子,老友记(Friends)里的台词特别经常用so(似乎尤其是Rachel?),印象里有“I so love it”这样在四级考试肯定扣分的句子,结果热播10年后发现许多人生活里也流行剧中的那些用法了。 然后呢,有人发现这样的用法倒是莎翁本人常用的,amazing, huh?

所以说,语言是活的东西,目的就是为了沟通(不论是在酒吧勾女还是看三百年前写成的剧本)。把你丢在一个只说英语的地方,几个月后肯定能说能听,至少基本生活所需的对话没问题,人家英语文盲王启明(就十几二十年前人在纽约的那位)能做到,有了语法的基础就更不是问题了。

扯了这些,拿《大腕的葬礼》上葛优和关芝琳的一段对话(记不清楚也懒得查了,凭印象吧)作结尾:

葛优关于钱发了一番言论,中英双语参杂着用,其中“钱”用了英语money,而且发音不准,成了“吗泥”。
关美女纠正葛:“那不是吗泥,是['mʌni]”。
葛噢了一声低头学着说了两下突然回头问:“那吗泥是什么?”
关美女毫不迟疑:“钱啊。”
“噢,你能听懂啊。”

That’s so abfuckingsolutely to the point.

Random Thoughts @ 12 January 2007, “1 Comment”

这些天,很多 流口水

慢慢地开始审美疲劳了,然后发现除非改用Mac,也不过一手机而已。

今天看到SanDisk SSD UATA 5000 1.8英寸的32GB闪存,这东西才真的让我向往了。

比硬盘更快(Average access time快85倍,每秒I/O快125倍),更轻,更省空间,更省电(读取数据时少用一半),更可靠(MTBF是硬盘的6倍),更抗震,更环保(省电,无噪音,原材料也更环保吧(?))。

要等多久才能用上使用这样存储设备的笔记本呢?

Fenng提到技术资料过载的问题,我也有同样的感受,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现在不仅满硬盘的电子书,满书架(三个)的纸质书,还有一大堆的网页要看 – 我的del.icio.us里”2read”这个标签是使用最多的,而且每天都在增加中……

我把技术书籍和资料大致分为几类:

  1. 用来学习某项技术的,比如Learning Perl,拿到手就是为了边看边学,基本上看一遍就可以了,以后拿起来多是因为忘记某些东西。这类书最适合看电子版;
  2. 参考书类的,比如Oreilly的In a nutshell, Definitive Guide, Cookbook一类,这些书拿到手不一定就会看,而是每次在需要用到的时候根据手边的问题查找,acrobat或者xchm都能直接搜索,或者从目录上找到相关内容。btw, 这类的书高质量的比如HTTP – The Definitive Guide或者Web Design in a nutshell,还是会买本纸质书放在桌面上;
  3. 某些方面的经典著作,比如Design Patterns, TCP/IP Illustrated, Applied Cryptography, 一定要买纸质的,买了一定要放书架上,但不一定看或者看完,也不一定能看完 :p

后面两类的书和资料比较稳定。要读的主要还是第一类,因为新的东西太多了,每天的时间就那么多,想要读的东西却不断增加,如何解决?我也没找到有效的办法 :-(

看着一帮人几乎讨论了一个星期的Blognetwork,俺还没整明白Blognetwork是啥,是一群人在同一个blog上写(AKA: Group Blog?)呢还是哥几个在自己的页面上互相link来ping去(Hello, HTML!)呢?还是说这玩的就是”if you can’t convince them, confuse them.”?

且不管Blognetwork到底是啥,但既要“都是基于‘兴趣’来做”,又要“成员之间利益平衡”,更要“每个blogger都是经营者”,怎么看怎么不好玩。

还得注意防着Overjustification effect

is the effect whereby giving someone an incentive (monetary or otherwise) to do something that they already enjoy doing decreases their intrinsic motivation to do it.

我的翻译:…是指当给某人某种激励(金钱上的或者其它的)去做他已经喜欢做的事情,会降低他做这事情的内在的动力。

“Blog是媒体”原本是一句用来颠覆传统媒体话语权的精神口号,现在似乎成了许多人往blog上套传统媒体商业模式的源动力。

I just don’t get it.

我每天看的blog里,技术的有Sam Ruby, Joe Gregorio, Tim Bray, Don Box, Mark Nottingham… 业界评论的,我看Zheng, Jon Udell, Anil Dash, Lessig, Schneier… 朋友的:Royal, 小车, number5, Gozer, 王佩, 三八大盖… 家人的有:erning, agoo;还有flickr上朋友的照片和豆瓣上朋友看的书写的评论。对了,还有泡网的BBS。

这是我选择的每天看的内容,是我的“可读的”Web。

我的“可写的”web,就是这里(当然还有在别的blog上留言,还有传统网络论坛),我选择说什么,怎么说,什么时候说。

我的“可读的”和“可写的”web,就是我的媒体。

这就是我的理解。

睡个觉起来就要飞去杭州参加网志年会,整理行李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不是作为工作团队之一,仅作为个人参会者,我对年会有哪些期待?

创作共用 – 自从2005年会上的讨论以来,创作共用在大陆似乎没有得到多大的推广和普及,印象里也没有BSP提供能够让用户使用创作共用授权发布内容的选择,倒是作为图片分享网站的又拍网实现了;今年CC China的负责人会做场演讲,不知道演讲之后,CC China在宣传和推广上会有什么动作,希望不只是talk the talk。关于创作共用的讨论,我期待更深入的不仅仅停留在再次解释什么是创作共用的层面上;

回顾06年在网络技术上的涌现和发展的有:Web standards, Javascript/AJAX, Microformats, OpenID以及其他身份认证技术,Atom成为IEEE标准等。这些technology enabler如何能给人们的网络生活增加价值,希望在几个不同的演讲和讨论中浮现。28日晚上会有个围绕OpenID的自由讨论,期待有热烈的分享和讨论;

到底什么是Web 2.0,嘿嘿,这个问题谁说他能回答,我倒想跟他PK一下。

最后,既然是线下会议,扎堆凑热闹混个脸熟,那简直是一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