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ing @ 30 November 2006, “No Comments”

言论自由属于思想自由的一部分,这种自由是天赋人权,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机构或者个人能赋予。也就是说,一个人在网络上说什么,这只是他在践行自己的天赋权利。他只要想说就可以说,不必征询谁的同意,而谁也无法赋予一个人本来就有的权利。因此,当一个人在网络上要说什么的时候,不需要去注册实名。他有说话的权利,但是绝对没有登记实名的义务。

现在,中国互联网协会的做法是试图凭空捏造出某个审核机制来,网民需要征得它的同意才能发言。把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建立这一机制上来,试图让人忘记了 这一想法本身就是何等荒谬绝伦。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去讨论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必要把这个机构当回事。现在,不是网民去论证合理不合理的时候,而是中国互联 网协会先去论证自己合法性的时候。它需要先去证明自己如何能代表一亿多网民,又是凭什么剥夺一个人的天赋权利。

和菜头:论网民不服从的权利

面对汹涌而来的网络实名制风潮,作为一名网人,我可以用极为简单、流畅、直接的中文提交我的回答:去你妈逼!

和菜头:再谈网络实名制

…这背后的动机,是要制造一个非常明显的恫吓人的表象,让每个人在说话的时候,因为有这么个恐怖的影子在,都自我检查,自律。这样,他们就避免了天天盯着你的麻烦,可以放心去喝茶看报纸了。这个网络实名,就好比农夫放在田地里的稻草人。有了稻草人,麻雀不敢吃田地里的粮食,农夫也就不用守在田边整天赶麻雀了。

一旦每个人都在说话前掂量是否会说出去后对自己不利,都非常自律,言论自由就此丧失了。什么叫“道路以目”?描述的就是这种情况。

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某ID”嘿嘿”在和菜头blog上的留言

Blogging @ 26 November 2006, “No Comments”

This is an HTML P element and my douban claim id is in the id attribute, will ya pick it up?

Update: claim done, nice.

A side note about ID attribute in accessing DOM with javascript. note this.

看着一帮人几乎讨论了一个星期的Blognetwork,俺还没整明白Blognetwork是啥,是一群人在同一个blog上写(AKA: Group Blog?)呢还是哥几个在自己的页面上互相link来ping去(Hello, HTML!)呢?还是说这玩的就是”if you can’t convince them, confuse them.”?

且不管Blognetwork到底是啥,但既要“都是基于‘兴趣’来做”,又要“成员之间利益平衡”,更要“每个blogger都是经营者”,怎么看怎么不好玩。

还得注意防着Overjustification effect

is the effect whereby giving someone an incentive (monetary or otherwise) to do something that they already enjoy doing decreases their intrinsic motivation to do it.

我的翻译:…是指当给某人某种激励(金钱上的或者其它的)去做他已经喜欢做的事情,会降低他做这事情的内在的动力。

cnbloggercon @ 07 November 2006, “3 Comments”

叶子

不能说很 漂亮,至少很干净利落。这是我特别想感谢大家感谢所有志愿者,甚至是感谢运气!再遇到任何问题,我们也同样可以克服的。因为年会只有一个目标:不能停。我 知道很多参会的朋友觉得这个场地太挤,话筒什么都不够好,可能会有诸多不满和抱怨。但我依然要跟所有工作者说一句:大家干的漂亮,大家辛苦了!我们完成了 一个伟大的事件!

是的,看完叶子的这篇文字,就知道为什么成功办好一场这样为共同兴趣而开的年会就称得上伟大了,虽然还没伟大到开在西湖中的一条船上。

“Blog是媒体”原本是一句用来颠覆传统媒体话语权的精神口号,现在似乎成了许多人往blog上套传统媒体商业模式的源动力。

I just don’t get it.

我每天看的blog里,技术的有Sam Ruby, Joe Gregorio, Tim Bray, Don Box, Mark Nottingham… 业界评论的,我看Zheng, Jon Udell, Anil Dash, Lessig, Schneier… 朋友的:Royal, 小车, number5, Gozer, 王佩, 三八大盖… 家人的有:erning, agoo;还有flickr上朋友的照片和豆瓣上朋友看的书写的评论。对了,还有泡网的BBS。

这是我选择的每天看的内容,是我的“可读的”Web。

我的“可写的”web,就是这里(当然还有在别的blog上留言,还有传统网络论坛),我选择说什么,怎么说,什么时候说。

我的“可读的”和“可写的”web,就是我的媒体。

这就是我的理解。

年会时,邓建国提着一个纸袋来,说希望在年会上对参会者做个调查,作为自己博士课题的部分研究资料。那个纸袋就是装打印了的问卷,很沉。

我心里有点犯嘀咕,这事难度不小。雅虎也在年会上做调查,但问卷只有一页,而且凡是提交后还送礼物。他的问卷足足有三页,又没有什么回报,会场下大家又多半忙着说话聊天,能有多少人能够去填写,又能有多少人能全部填写完呢。他说毕竟这调查纯粹是学术性的,没有什么商业目的,并且调查结果一定会公布出来。

年会第二天下午,在会场上遇到他,我问,怎么样,雅虎那已经收获不少答卷了,你呢?他笑笑,伸出5根手指,50份。还不错还不错,我安慰他,又建议下次不妨使用一些已有的在线调查问卷服务的方式进行。

年会结束后不久就收到他的email,说已经把调查放到线上,希望大家再帮忙多参加和宣传。问卷里的问题似乎不少,可我用了5分钟也填写完了。这里就做个托,如果你

  • 上网(写不写blog没关系)
  • 有五分钟时间
  • 愿意支持一下这种纯学术非商业的,并且结果是公开分享的调查

请你也支持一下

而且提交后马上就能看到调查的结果(还有bar chart, pie chart的示意图),我相信对大家多少都有些帮助的。

cnbloggercon @ 05 November 2006, “2 Comments”

竟拍开始了!我先出价45元,再标:161元(11月19日)。

书里有blogger们签名:

布满Bloggers签名的Don't Make me Think

注意:

  • 拍卖结束时间:2006年12月5日0时0分0秒;
  • 以trackback方式接受竞拍,comment不当作竞拍;
  • 建议竞拍的trackback的日志项有两个标签,bbcc,cnbloggercon;

我出价4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