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TD:言论自由

Blogging @ 30 November 2006, “No Comments”

言论自由属于思想自由的一部分,这种自由是天赋人权,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机构或者个人能赋予。也就是说,一个人在网络上说什么,这只是他在践行自己的天赋权利。他只要想说就可以说,不必征询谁的同意,而谁也无法赋予一个人本来就有的权利。因此,当一个人在网络上要说什么的时候,不需要去注册实名。他有说话的权利,但是绝对没有登记实名的义务。

现在,中国互联网协会的做法是试图凭空捏造出某个审核机制来,网民需要征得它的同意才能发言。把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建立这一机制上来,试图让人忘记了 这一想法本身就是何等荒谬绝伦。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去讨论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必要把这个机构当回事。现在,不是网民去论证合理不合理的时候,而是中国互联 网协会先去论证自己合法性的时候。它需要先去证明自己如何能代表一亿多网民,又是凭什么剥夺一个人的天赋权利。

和菜头:论网民不服从的权利

面对汹涌而来的网络实名制风潮,作为一名网人,我可以用极为简单、流畅、直接的中文提交我的回答:去你妈逼!

和菜头:再谈网络实名制

…这背后的动机,是要制造一个非常明显的恫吓人的表象,让每个人在说话的时候,因为有这么个恐怖的影子在,都自我检查,自律。这样,他们就避免了天天盯着你的麻烦,可以放心去喝茶看报纸了。这个网络实名,就好比农夫放在田地里的稻草人。有了稻草人,麻雀不敢吃田地里的粮食,农夫也就不用守在田边整天赶麻雀了。

一旦每个人都在说话前掂量是否会说出去后对自己不利,都非常自律,言论自由就此丧失了。什么叫“道路以目”?描述的就是这种情况。

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某ID”嘿嘿”在和菜头blog上的留言

Leave a Reply